他領銜編寫的刑偵教材用了快60年還沒過時——記中國刑事偵查學的創始人之一周應德
2019年04月25日 18:30 來源:重慶日報

  四月十四日,四川大學竹林村教師宿舍樓,周應德正在看書。特約攝影 龍帆

  ■18歲的他加入中國共產黨,開始從事地下工作。

  ■1963年,他領銜編寫了《刑事偵查學教學提綱》,奠定了刑事偵查作為一門學科的基礎。

  ■1979年,他接受司法部委托,籌辦大學本科刑偵專業。當年秋,我國高校第一個刑事偵查專業在西政誕生。

  ■他半生法學生涯開創了多個第一:參與編纂了新中國第一部《法學辭典》,主編了新中國第一本《犯罪偵查學》教材,領導籌建了國內高校第一所司法鑒定中心……

  “拼十年地下,抗日救亡,反饑餓、獨裁、戡亂,爭取民主和平。驚雷動。趁熏風時雨,樹桃李精英。春色滿園,半世刑偵。”4月14日,四川大學竹林村教師宿舍樓里,98歲的周應德滿頭銀發,興致盎然地念著自己寫的這首詞。

  書桌上,擺放著文房四寶和《論語》等古籍,房間四周懸掛著周應德的書法作品。

  這首詞,其實也是周應德一生的寫照。

  3次聆聽周恩來教誨,18歲入黨做地下工作

  周應德慢慢翻開相冊,那是一張他青年時代從事地下工作時的照片,照片上的他氣宇軒昂,眉宇間一股凜然正氣。

  周應德出生于重慶市南川縣(今南川區)一個革命家庭,母親、大哥、幺弟都是革命積極分子。1938年,周應德考進重慶聯中(即重慶七中),開始了解馬克思主義思想,并參加抗日救亡進步活動。

  聯中的氛圍十分活躍。在學校,周應德參加了怒潮歌詠隊、興群劇團等。宣傳抗日,還加入了抗建讀書會,同學們兩周舉行一次座談,交流讀書心得。其間,周應德讀了大量進步書刊以及馬列著作,還3次見到了周恩來。“最末一次,是周恩來到聯中作演講,講了3個多小時,最后他為同學們題詞留念,勉勵大家‘在偉大的抗戰時代,不應空空度過,同學們必須學習學習再學習’。”周應德回憶道。

  正是在這樣的成長經歷下,18歲的周應德加入中國共產黨,開始從事地下工作。高中畢業后,周應德考入有“法學搖籃”之稱的朝陽大學(后遷回北平)。為讓學校的進步教授章任堪看到《新華日報》,周應德每天在天亮之前,秘密將《新華日報》送到學校附近的鐵匠鋪,便于章任堪去拿。

  大學畢業后,周應德到江津女中教書,后去了永川,以永川縣(今永川區)法院首席檢察官的身份作掩護,開展地下工作。“當時永川縣長邱挺生的女兒是中共地下黨員,與我是大學同學。”周應德說,自己便利用這層關系勸說邱挺生起義。1949年12月,永川和平解放,周應德結束了10年的地下工作。

  為開創我國刑事偵查專業奠定基礎

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也是西南政法大學刑事偵查學專業創建40周年。“創辦國內第一個刑事偵查學專業是國家的需要,也是歷史機遇。”回想起當時的情形,周應德難掩激動。

  時光回溯到1979年6月,司法部請西南政法學院(今西南政法大學)為公安部每年代培刑事偵查本科生100名。時任西政刑偵教研室主任的周應德一口應承下來。

  為何是西政承擔這個任務?“新中國成立之初,百廢待興,專業教師缺乏。”周應德回憶道,1953年,自己從法院調到西南政法學院講授《刑法》。后來司法部從全國挑選了約20名法學教師,在中國人民大學進行為期2年的進修學習,“兩年時間里,我們只學一門課程——莫斯科大學科爾金教授講授的犯罪對策學(即刑事偵查學)。”

  “那時,全世界只有蘇聯有犯罪對策學。”周應德表示,以前不少學界觀點認為刑事偵查只是一項單純的偵查技術,“但實際上,刑偵學涉及心理學、筆跡學、痕跡學等多種科學,是一門獨立的學科。”

  1956年,周應德回到西南政法學院開始講授犯罪對策學(后定名為刑事偵查學)。構筑刑事偵查學理論體系的任務,也擺在了周應德的面前。

  課程設置和教材編撰無疑是學科建設最關鍵的工作。1963年,周應德便領銜編寫了《刑事偵查學教學提綱》,首次系統提出了刑事偵查學的研究對象、體系、任務、研究方法和原則等,奠定了刑事偵查作為一門學科的基礎。

  “刑事偵查學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學科。周老師與重慶市公安局保持密切聯系,參與刑事案件現場勘查、案情分析和對策研究等,搜集了大量教學案例和素材。”周應德的學生、西南政法大學教授任惠華介紹,西政教授刑偵學的教師們也常到刑偵部門實習,當時成都、武漢、南昌、杭州等十大城市的公安局都是教師和學生的實習基地。

  案例積累多了,上世紀60年代,周應德便再度領銜編寫了殺人、盜竊、詐騙3本案例專集,讓學生通過分析案例掌握破案技巧與經驗。這3本專集作為刑偵輔助教材由公安部出版,一直沿用至今。

  正因如此,1979年,周應德接受司法部委托,籌辦大學本科刑偵專業。他與公安部面商細節,決定專課專授,定名為刑事偵查專業,確定當年招生。當年秋,我國高校第一個刑事偵查專業在西政誕生了。

  在周應德半生的法學生涯中,開創了多個第一:1980年,他參與編纂的新中國第一部《法學辭典》出版;1982年,他主編了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本《犯罪偵查學》教材;1984年,他領導籌建了國內高校第一所司法鑒定中心,改變了刑事證據鑒定由公安部門自偵自證的局面……

  桃李滿天下,激勵代代學子奮勇爭先

  1985年,64歲的周應德調四川大學任教。前年夏天,一張周應德在四川大學圖書館讀書的照片走紅網絡:古籍閱覽室中,96歲的周應德認真翻閱的狀態得到許多學生的點贊和敬佩,稱他為“最拼教授”。

  “周老師對真相、真理的堅持和追求,總是給人啟迪,催人奮進。”任惠華是周應德1985年帶的研究生。他說,周老師要求學生學習前輩偵查專家窮追不舍的精神,有為人民排憂除患的品德和擔當。

  正是在周應德這樣的教育理念下,無數西政和川大刑偵學子成長為時代的英才,奔赴到祖國各地。

  周應德對后輩頗有伯樂的眼光。曾有一名叫徐功川的貴陽年輕人,非常喜愛并擅長心理學。周應德的長兄周應培是貴陽師范學院心理學家,便把徐功川介紹給周應德學習偵查理論。在周應德的協助與指導下,徐功川的《偵查心理學》于1982年出版,這是我國第一本偵查心理學的專著。周應德欣賞徐功川的才華,又引薦他去見西政的領導,參加系里的評審答辯。有專著出版,加上周應德的推薦,徐功川走上了大學講臺。

  還有一次,周應德去安徽參加文件檢驗研討會。在會上,他認識了北京公安局的邱大任。邱大任可憑案犯的筆跡分析案件相關情況,周應德便建議邱大任寫一本從偵查角度講語言分析的著作。1995年,由公安大學出版社出版、邱大任編著的《偵查語言學》問世了。

  如今,經過40年風雨歷程,西南政法大學刑偵學院已取得巨大發展,周應德也桃李滿天下。

  “蠶叢辟疆,魚鳧狩獵;鱉靈治水,杜宇催耕……”周應德為西政刑偵學院寫下了《蜀川頌長聯》一賦。賦中,他用古今名人的事跡勉勵學子們為祖國、家鄉奮勇拼搏。

  “我在刑偵方面取得的成績,主要都是在西政的30年時間里完成的。”年近百歲的周應德,偶爾還會在家里聆聽他親手填詞的《西政校歌》。“群山逶迤,兩江回環;巍巍學府,屹立西南”“精思睿智,窮學術之浩瀚”“繼往開來,吾輩當先”……這首氣勢磅礴的西政校歌,寄托了周應德對西政學子的無限期望,“我希望,能把我寫的長聯刻在刑偵學院的石碑上,提升校園景觀,也讓學子們銘記囑托,奮勇向前。”

-
【編輯:高呂艷杏】
上海